摄像艺术_摄像交流论坛-摄像123网

通过电脑即时加工

发布:admin05-25分类: 摄像交流

  香港城市大学的创意媒体学院引人瞩目。香港创意媒体中心不久后将落户城市大学,香港特区政府为建造这个中心,资金投入高达5.5亿港币。是什么让香港政府对创意产业倾注如此大的热情?

  笔者以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交流学生的身份,于2005年9月走进位于香港九龙塘的城市大学,和这个年轻的创意媒体学院亲密接触。

  初来乍到,就碰上了创意媒体学院毕业作品汇报。原以为是放映动画短片或传统纪录片,不料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后现代风格的拼贴作品。依靠声控、光控技术,通过软件合成,加上幻灯投影,影像能随着观众欢呼的声音时强时弱,而光源前的遮盖程度也会让影像产生相应变化。强烈的摇滚乐,让原先席地而座的新生都忍不住

  站了起来,和着节拍跳起了街舞。而群舞的场面又被摄像机捕捉,经过软件的即时处理,投影到屏幕上。作者扮作DJ,双手在电脑键盘和电子琴上飞速切换。科技与艺术创意的新新结合,制成这特殊的新生欢迎仪式。

  带领新生参观的邬凌超同学已近毕业,但描述起三年前的今天仍记忆犹新。“只要有创造力,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学院大多数导师拥有艺术硕士学位,和海外艺术专业的留学经历。”邬凌超毕业作品的指导教师是魏时煜副教授。魏副教授在大陆本科毕业,在加拿大获艺术硕士和博士学位,还在美国和日本工作多年。有同学开玩笑说:“如果选魏副教授的课,你可以用中英法日四种语言中的任何一种提交你的论文。学院里的正教授还不多,因为教授是一个授予对教育有杰出贡献的老师头衔,连Patrick也只是副教授。”她说的Patrick,就是掀起过香港电影新浪潮运动,《阿飞正传》和《东邪西毒》的剪辑师谭家明先生,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来创意媒体学院授课,把影视前沿的信息在第一时间传递给学生。

  学院的授课导师中,有著名的影视和广告制作人、舞蹈家、灯光设计师、摄影家、作曲家、建筑师、导演、编剧、IT工作者、游戏工程师,这些不同文化背景和工作经验的名家,让学院的课程内容交错互动。导师迥异的学识背景和人脉关系,还带来独特的优势———他们可以向世界上各个电影节、艺术展推荐学生的作品,使学生得到与世界各地同行交流的机会。在第二届韩国青年国际电影节上荣获评委会奖的王盈盈同学深有体会,她的作品就是经过导师推荐才和世界电影节有了零距离接触。

  学院鼓励学生全面发展,入学申请作品不拘形式,录音、文字、影像、照片、美术、雕塑,凡能展示才能和天赋的都行。“但对入学作品的甄别是非常严格的,在2005-2006学年,我们在大陆只招收了4名本科学生。”魏副教授补充道。

  2005-2006学年的迎新周上,一年级学生自由分组后,要完成一个手工发明,必须用到的道具是一台电脑显示屏。美术设计不是我的强项,所以我一把拉住了陈如华。她是来自艺术院校设计系的交流学生,去年学院一等奖学金获得者。

  “他们要我们做什么?”听美籍导师强调了三次,陈和我还是面面相觑。“没听错吧?显示屏是现成的啊。”我们什么都没法做,只能期待着看别人的作品展示。

  在作品展示会上,各个小组的演示花样繁多。一只用塑料和铅画纸拼贴出来的“马桶”尤为引人注意。显示器呢?设计组成员阿佳冲大家做个鬼脸,猛地把“盖板”掀开,屏幕出现了!电路自动接通,Windows也被激活。掌声一片。

  “天哪!这怎么叫设计?他们只是把一个显示器包了起来!”陈如华差点喊出声来。“不过我们确实没有想到。”她尴尬地补充了一句。

  开学第一周,新奇不断。陈如华是摄影爱好者,作品多次被杂志采用,听说要办摄影工作坊,兴奋地拉着我去报名。等拿到摄影工具,她又糊涂了———一个硬纸盒,一张能感光的胶片,一条黑膜。“照相机呢?”导师让她自己动手组装“零件”,做成了一个“一次性”照相机。结果底片洗出来,一片白一片黑,色块混杂在一起,让学美术的她哭笑不得。那张模糊不清的照片被她小心地收藏在皮夹中。她感慨道:“这可是我的处女作啊!还是印象派风格!我以前从没有亲手制作过相机,洗过底片,晒过照片……”

  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的网页上,对学院的课程设计都有详细说明,但如不是坐进教室,我还真不知“创意写作”是什么意思呢!第一堂课上,我看到了一盒精美的卡片。盒盖上刻着小篆体的“三十六计”,卡片的纸张用料和香味都很讲究,打开一看,兵法内容都被替换成了感情的主题。

  创意写作课的导师Linda说,这是往届学生作品,这门课训练的并非单纯的写作,“怎么想”要比怎么写更重要!这个训练为别具一格的媒体作品打下文本创作的基础。在导师鼓励下,我递交了一份有关城市印象的风格化小说,获得了第八届“香港城市文学奖”的亚军。

  在电影、声音、装置艺术和美术会展上,经常活跃着创意媒体学院的学生,他们甚至会同时出现在不同领域的颁奖典礼上。“我们鼓励学生全面发展,建立一个宏观的艺术视角。”魏副教授告诉我,每年一届的香港独立影展和两年一度的艺术双年展,都是创意媒体学院的丰收日。有人打趣说,这些艺术节都快成创意媒体学院的校友会了。

  “创意媒体学院成立于1998年,当时实验室的选址成了难题,最终决定改造车库,这也算是一个创意吧。”魏副教授说着,带领我们这批交流生走进看似神秘的实验室。入口的休息区意趣盎然,窗台上放着手工制作的摆件,漫画和涂鸦在桌椅上随处可见。篆刻体的标志“创意媒体”在墙头闪动,“小心坡度”的警示语用一台投影仪从空中打在斜坡上。这些都是学生的灵感。

  实验室以黑色作底,配上茶色落地玻璃,功能区域划分得井井有条,包括非线剪辑、声音和动画制作、特技效果合成、胶片冲印及摄影实验等,每个实验室的计算机配置也各不相同。

  香港创意媒体中心落户城市大学后,学院将在2009年搬入新居。这幢建筑将对全社会开放,为创意人才的培养提供有力支持。编导专业学生Jossie得知消息后差点哭了:“还真是舍不得这个车库实验室呢。”

  黑匣子(TVSTUDIO)原本是个大型仓库,约有半个篮球场大,经过改造成了学生艺术实验场所,很多录像、装置和戏剧作品都诞生于此。

  黑匣子内设有调光台,6排自动起落的灯架上有数十只聚光灯,还有DTS环绕音响、主控电脑、固定投影仪,以及各种千奇百怪的道具。我参加的戏剧组预订了周六下午的时段,想用多媒体形式排演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哈罗德·品特的《送菜升降机》。当时我对能否公演尚无把握,只是把大致设想告诉了导师Koala,她就给我的账号输入了E-Money,让我们先做起来。E-Money是创意媒体的虚拟货币,本学院师生用来免费租借黑匣子的设备。如设备外借,一台摄像机的租金就是400元/24小时。我拿到器具包,里头的设备让我大吃一惊:两台索尼PD150数码摄像机、两台富士通投影仪、两个一千瓦的脚灯、两个自动三角架、10双防护手套,还有5米长的半透光白幕。大致一算,实验器具价值高达7.5万港币。

  在两台摄像机和投影仪的配合下,屏幕上影像多变而层次丰富。通过电脑即时加工,整出戏就有了原先预料中的皮影风格。环绕音响的震撼效果,更为全剧增色。看着令人振奋的效果,导演不无感慨:“这些硬件缺一不可啊!”

  在我们紧张排练的同时,导师Koala正为此剧在香港中环某艺术沙龙的公演做筹备。“那里是一个咖啡馆的天台,顾客可以边看演出,边喝咖啡。能和观众交流,总比在实验室里自娱自乐好。”导师不断的鼓励,增加了我们的信心。

  不久,网页上就有了这场演出的通告,同时还罗列了创意媒体其他小组的汇报展演,涵盖了各个领域,声乐、器乐、戏剧、装置、美术作品都有涉及,观众全部免费,这为喜欢艺术的香港市民提供了很多理想去处。

  归还器具的时候,我问管理员Deacon,这么昂贵的设备怕不怕学生弄坏呢?他回答说:“对这些器材的使用和保护,开学第一天我们就已作了说明。如果怕冒风险而耽误了好作品,这情况谁都不希望看到啊。”

  上海的创意产业刚刚起步,相关教育的形成和完善还有相当长的路途。上海的创意产业发展引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已被写入《上海2004—2010文化发展纲要》。可以预期,上海的创意产业将在未来几年中得到发展,与伦敦、纽约、东京、香港一起,成为国际创意产业的热点城市。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